html模版薛之謙:走紅不靠炒作 再做一年綜藝肯定瘋
“節目太多能感覺到腦子有點動不起來瞭。我現在都是硬著頭皮去做,再做一年肯定會發瘋。”


有人統計,這一年薛之謙[微博]參與錄制瞭34檔綜藝節目,這個數字連她經紀人都說,“多到數不清”。“沒有‘南薛北張’都不好意思叫綜藝節目”,成瞭業內的一個定律。

可當薛之謙終於就這樣“火”瞭時,他卻心懷忐忑,“你已經挺紅的瞭。”聽到記者這麼說,他反駁道:“我分析過,要真正奠定不會過氣的地位,一定要有三首成名曲,我現在隻有兩首,所以我還在努力創作第三首。”

在接受新京報的采訪過程中,兩個詞是他提及最多的,一個是“賺錢”一個是“音樂”,前者的目的就是為瞭支撐後者。在滿負荷消耗的這一年,薛之謙毫不避諱地承認,他在“硬著頭皮做綜藝,再幹一年一定會瘋”;而為瞭他視之為生命的“音樂”,“可以把所有飯碗都丟瞭,包括他當成事業來經營的微博”。

A

走紅不靠炒作因為沒錢炒

即使到瞭現在,薛之謙還是覺得自己處於一個很容易過氣的階段,“因為我紅得很突然。有一天洗完澡,刷完牙就發現我紅瞭。有兩件事我印象很深,第一件‘啊,這是直播嗎’(接受CCTV某節目采訪時把直播當成瞭錄播),第二件是‘biubiubiu’(做客某節目講冷笑話),然後大傢才開始接受我的音樂。”

但薛之謙真正把“自己紅瞭”這件事當真,則是通過微博,“起初,那些大號轉我的微博,我也納悶,因為我沒付錢,他們都很貴我也付不起,但我會關註他們,禮尚往來嘛,大號也就關註瞭我,這樣大傢就成好朋友瞭。但是我也不會給他們拉個群發紅包,發片時讓他們轉,因為我拉不下這個臉,所以他們轉發我的歌也是自願的。”那一陣薛之謙在不停地上熱搜。“網上很多人說我和我的團隊急功近利地做營銷,我的團隊一共就三個人,經紀人、宣傳,還有一個外聘的化妝師。連海蝶公司都是外養的,除瞭發片時他們過來給我幫忙。但就算是宣傳期,他們也不會幫我做營銷,因為沒有預算,當然我也不需要。我覺得任何團隊計劃好的炒作都是曇花一現。所以我極力反抗炒作,我覺得就是憑本事,老子就是寫歌,如果歌能紅,那這就是命。”

B

段子不是原創給錢也不發

雖然承認“自己紅”,但對於靠寫段子翻紅這件事,薛之謙既沒想到,又萬分感激。“我2010年開始就在微博上寫段子瞭,也五六年瞭。當時完全就是因為太閑瞭,沒事做,也沒通告。”但在成為“段子手”薛之謙後,其實很多他曾經的歌迷並不理解,一個能寫出細膩歌詞與旋律的創作者,怎麼到瞭微博上變成瞭一個打瞭雞血的神經質。“我剛出道的時候是很靦腆的,後來發現歌手走不通,隻能把自己培養成諧星瞭。但是,我本身應該是具備這樣的氣質的,所以隻要能紅、有錢賺就行。”

嘴上說著“有錢賺就行”,在薛之謙心裡寫段子也是要講原則的,“現在很多人找我,我都會很用心地寫,全部都是原創。但我寫完別人就不能改瞭,你要麼就要,要麼我就退錢,我也不會像很多人似的,別人不滿意也就這麼發瞭,把錢先收瞭再說。我不會,你不滿意就把錢退你,隻掙該掙的錢。還有那些讓我發圖的,也都不接,別人老說我有毛病,這麼好賺的錢不賺?但是我就是這樣,必須要原創,必須要帶著段子。我拿微博當成事業經營,而且微博算是我掙錢的一個主力。”

C

做綜藝這一年大腦已被掏空

在紅瞭的這一年裡,無論各地衛視無論大小節目,甚至在優酷每周五獨播的《火星情報局2》中,都能看見薛之謙的影子,當然這也是“紅”的最好證明。但講段子和做綜藝,還是兩碼事,迫使自己把私下裡的搞怪放大到舞臺,薛之謙多少會有些力不從心。但隻要上臺他肯定會盡心盡力地去做,原因很簡單——“拿人錢財,替人消災”,這是他的原話。

“在綜藝節目裡多少會有點放不開,或者說有點刻意。但趁著現在紅,能撈一筆是一筆。不過我是很賣力的人,其實我拿瞭錢,完全可以上臺之後什麼都不說,也不用那麼亢奮,那麼張牙舞爪,但拿人傢錢瞭,就不好意思什麼都不做。”很多人以為薛之謙是在開玩笑,但他是認真的,他喜歡把自己說得特別物質。

“我感謝綜藝,因為它讓我回到瞭我的位置上。但綜藝是需要積累的,我這多半年基本上花得也差不多瞭,節目太多能感覺到腦子有點動不起來瞭。我現在都是硬著頭皮去做,再做一年肯定會發瘋。之後我把所有的綜藝錄完,就會轉去拍戲。對我來說,隻有音樂是如魚得水的,其他任何都是輔助。隻要有一個賺錢的支點,不寫段子、不開火鍋店、服裝店都無所謂。”

D

大牌給我寫歌不好聽一樣拒

一如節目裡的薛之謙,面對記者的他語速同樣很快,“我私底下就是這樣很熱鬧的,隻有寫歌的時候是沉默的。”問到為什麼音樂裡的薛之謙和綜藝裡的薛之謙反差如此之大,他習慣性地推瞭推眼鏡,“我覺得可能正是因為這樣,大傢才會來關註我,覺得我好像有點不一樣瞭,又能唱歌又能搞笑。不過對我來說,把音樂做好,才是我的底線。”

薛之謙火瞭的另外一個表象就是,找他唱主題曲或者給他寫歌希望他能唱的人多瞭。“不乏一些很大牌很大牌的人找我,我聽完歌,再大牌的我都會拒絕,隻要它不好聽。在我這隻有一個標準,就是歌要好聽,如果你能讓我覺得‘我天!這歌太好聽瞭,太牛瞭!’我可以不要錢,免費。我必須保證我一開口就要是金曲。”

提到音樂,薛之謙立馬變成另外一個人,一副認真嚴肅臉。他說,他不知在屋裡“槍斃”過自己多少回,每次都逼自己,寫到80分不行,寫到90分也不行,寫到95分終於可以瞭。他有一個大大的願望,為瞭找到合適的形容詞他想瞭半天:“我有一個願望,可能有點大,就是我不想讓那些應該在七線城市流行的音樂爛大街,這是我們做音樂人的悲哀。”

寫歌怪癖

被感情傷越深越有靈感

當年一首《認真的雪》成為金曲,卻沒能讓薛之謙站穩歌壇,“寫《一半》是因為離婚,寫《認真的雪》是因為分手,所以我一定要把自己丟在比較痛苦的狀態中,才能寫出好歌,如果每天很開心,是寫不出好的情歌的,知道我為什麼不會復婚瞭吧。當然這是開玩笑啦。所以我也不想談戀愛,因為被傷的時候就會很開心,這個心理有點變態,高曉松[微博]老師好像也是這樣,當然我不能拿別人做比較。如果你生活得很安逸,子孫滿堂、父慈子孝,就不會有靈感寫歌。”

對於感情,薛之謙覺得還是“隨遇而安”更好一些,“遇到比較合適的就上,遇不到就算瞭。不過我現在也沒時間和精力去管那些。男人嘛,也不著急過幾年再說。”他承認自己有點大男子主義,“我談戀愛的對象有一個條件,必須窮,我不允許自己跟一個有錢的女人談戀愛,不行。如果誰要說薛之謙不就是找瞭一個有錢的女朋友嘛,這句話要是讓我聽見瞭,我會瘋的。”

固執的巨蟹座

活得沒面子會很不爽

巨蟹座的薛之謙,很相信星座說,“巨蟹座最大的特點就是悶騷,以及顧傢,不過現在顧不上瞭,因為妻離子散瞭嘛。另外我也是很固執的,比如對音樂就很較真。當然,我覺得我對人生也是很固執的,我不允許自己活得很沒面子,苦一點都沒事。比如發一首歌出來,看留言大傢說不好聽,或者很一般,我就要瘋瞭。”

這種“固執”也體現在工作上。2005年,薛之謙參加“我型我秀”後被上騰娛樂的老總看中。當時隻有23歲的他與後者簽約,一簽就是七年。在這期間,除瞭《認真的雪》使專輯大賣,然後就沒有然後瞭,當時整個公司的藝人幾乎都在鬧解約。“我老板一直讓我唱一些特別奇怪的歌,我極力跟他鬥爭,他讓我唱8首惡心的歌,我就隻唱兩首,剩下就是我自己寫的。一直都保持這樣的狀態,但我也沒有想過要解約,總想著如果沒有‘我型我秀’我也不知道在哪,就還給它七年。其實中間,我有很多的機會再起來,比如立馬換傢公司,或者找一個有錢的女人、比我紅的女人,被她保養,但我覺得還是要像個男人吧。養傢、養老婆、養孩子都是應該的,哪怕自己苦一點。”

未來目標

不過氣時想嘗試做導演

別看薛之謙把什麼都和錢掛鉤,但他卻說賺錢隻有一個目的,就是養音樂。他一直想拍一個像大片一樣的MV,“一千萬幾百萬的那種,但暫時不行,因為太貴瞭。以前有個導演,跟我說他能後期做得特別厲害,後面都是海,我沉入到海底,然後飛到天空,翅膀裂開。我當時覺得太牛瞭,他要多少錢我就給瞭多少錢。拍攝那天我也很開心,去瞭現場,就一塊綠佈棚子,丟瞭一塊鞋盒子那麼大小的石頭,說這就是假山,讓我站上面唱。後期基本上就是2毛錢特效。但後來也用瞭,因為實在沒有辦法,我覺得我的歌寫得很好,但是MV雷翻瞭。你們都可以去看看,那首歌叫《傳說》。”

也正是因此,薛之謙一直很想自己做導演,“但沒有機會。或者說難聽一點,等我的地位穩定瞭,不容易過氣瞭。我就會靜下心來去做這些一直想做的。”

新鮮問答

Q:最近創作的一首歌是什麼?

薛之謙:給優酷的《火星情報局2》寫的主題曲《火星人來過》。這首歌和我以往在歌曲中所突出的愛恨別離不同,更多關註的是對自然、社會、戰爭的思考。希望大傢不要隻拿耳機聽它,看一下歌詞吧!就是我莫大的榮幸。

Q:那首《一半》超好聽,你是抱著什麼初衷寫的?

薛之謙:因為離婚。

Q:大傢都說你的情歌太苦瞭,你有沒有想換個風格?

薛之謙:我什麼風格都能唱,隻要好聽就行。

Q:會考慮把自己的段子寫進歌裡嗎?

薛之謙:不會。

Q:演唱會有沒有計劃?

薛之謙:有,一直在籌劃,明年開。

Q:今年下半年你說要更偏重個人,是不是有影視劇方面的想法?

薛之謙:已經在廚房油煙涉足影視圈。

Q:你可以接受的,作品中最大限度的尺度是什麼?

薛之謙:三級片露兩點。

Q:現在每天多長時間的睡眠?

薛之謙:大概7個小時。

Q:覺得自己在翻紅過程中最大的成長是什麼?

薛之謙:我覺得作品越來越好,可以做自己喜歡的歌。

Q:對於事業的第二春有什麼感想?

薛之謙:賺錢吧。

Q:現在的你和十油煙分離機年前的你,最大的不同是什麼?

薛之謙:有錢啦。

Q:現實生活中什麼樣的女性更容易吸引你?

薛之謙:有才華的,最好是會寫詞的。

Q:你的愛情觀有隨著年齡發生變化嗎?

薛之謙:有。

Q:親情、愛情、友情、事業、健康,你會如何排序?

薛之謙:健康、親情、愛情、友情、事業。

Q:如果可以擁有一項超能力,你希望是什麼?

薛之謙:隱形。

Q:你覺油煙分離得自己最像哪種動物?

薛之謙:狗。

Q:請用一種水果來形容自己。

薛之謙:我哪知道我是什麼水果?橙子吧。

Q:你最喜歡自己身體的哪個部位?最不喜歡的部位呢?

薛之謙:最不喜歡腿,最喜歡胸肌。

Q:你的口頭禪是什麼?

薛之謙:神經病啊。

Q:你天性中的缺點是什麼?

薛之謙:性子急。

Q:給比你小10歲的人一句建議,你想說什麼?

薛之謙:祝他(她)發育成功。

Q:你最喜歡的旅行是哪一次?

薛之謙:我沒有旅行。

Q:你最囧的回憶是什麼?

薛之謙:過氣。

Q:你最恐懼/害怕的是什麼?

薛之謙:過氣。

Q:如果有個水晶球能告訴你,你未來人生中任何一件事的答案,你想知道什麼?

薛之謙:我以後還會不會油煙處理規劃過氣。

Q:你上一次在別人面前哭是什麼時候?自己獨自一人哭又是什麼時候?

薛之謙:過氣的時候。

Q:如果可以請到全世界任何人,你會邀請誰一起吃晚餐?

薛之謙:過氣藝人,開玩笑的,邁克爾·傑克遜。

Q:時下最火的鮮肉你最喜歡誰?

薛之謙:都很喜歡啊,張藝興[微博]啊、吳亦凡、鹿晗[微博],我都很喜歡。

采寫/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

攝影/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

(責編:kita)

52208EC405E0E8CE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網路補給站

ihhu5yt1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